亚洲三级片毛片,韩国三级电影,激情影院av视频,日韩av三级片

南武動態

內容詳細

首頁  > 南武動態  > 校園新聞 > 內容詳細

故鄉是曆代文人騷客吟誦的詩篇,是四散天涯的人們悲喜相交的記憶,鄉情是中國人永恒的主題,意氣風發的青少年時代,誰不是想著躍馬行天涯,豪情滿懷的時代志在四方。要談鄉愁似乎沒有心情,也顯得做作,但是家鄉就算再遙遠、就算沒有在我們的生活中掀起任何波瀾,也會存儲在我們的血脈中,印刻在我們的骨子裏,在合適的時候爆發出最炙熱最真摯的感情。

我的家鄉安徽,內地省份,村鎮居多,而我生活的廣州則是繁華的沿海大都市,在相當長一段時間裏,我是有點看不起安徽的,介紹自己時更願說自己是廣州人,而當爸爸告訴我我的名字,悅輝是由“粵徽”兩省名稱諧音化用而來,並寓意記住家鄉不忘前行時,當爸爸告訴我,他和爺爺、他和臭鳜魚香辣蟹的故事後,當我寫完這篇文章,酸脹的眼鼻告訴我,故鄉這是一個永遠不會過時的文體不能割舍的情感。
       我心中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日渐强烈,现在,我会抢着说:我是安徽人!

那種感覺對我來說是重要的,它像我的名字一樣時刻提醒著我從哪裏來,而“鄉心”對于我們來說就是那獨有的歸屬感。


臭鳜魚,黯鄉魂


我老家在安徽,爺爺從湖南來到這裏,開了一家餐館,奶奶早上炸油條,爺爺夜裏煮羊湯,就這樣帶大了我三個姑姑和爸爸。
      受爷爷影响,爸爸也很会做菜。虽然是安徽的饭馆,但爸爸什么都会做,从东北的炖4白到广东的白切鸡,甚至是中西结合的新式菜品,他都能一口铁锅“变”出来,我从小便味蕾开花,吃得快乐,于是我也对厨房功夫感兴趣了。

爸爸告訴我他小時候不愛讀書,想和爺爺學做飯,繼續接手爺爺的餐館。但爺爺死活不幹,逼他上學讀書。而爸爸大學畢業後便全國到處跑,學了煎炒焖炸,追了我媽媽,又偷偷在廣州定居了。不過因爲種種原因,他並沒有當一名廚師。當我出生那一年的春節,爸爸終于回家了,爺爺看見了爸爸沒說別的,只是說,幸好不是廚師。
      当爸爸又想发火时,爷爷把爸爸叫进了厨房。爷爷教了他两道菜,而这两道菜是爸爸走南闯北都没有学到的,湖南的香辣蟹和安徽的臭鳜鱼。

講到這裏爸爸哭了。爺爺說,你跑出去這幾年,我怕你在外頭不幹正事,又幹回這起早貪黑的辛苦差事,現在兒子有出息了,我也可以把這兩道菜教給我兒子了,你就記住,甭管你是廣東還是廣西,不要忘記自己從哪裏來的。

我也喜歡做菜。同齡人在炫耀用電飯煲煮飯的時候我都已經會用平底鍋攤餅,同齡人在害怕炒菜時濺出的油時我都學會了顛勺。不同的只是,爸爸身邊是訓斥的爺爺,我身邊是叫好的爸爸。爸爸想教我做那兩道傳家菜,而我卻有意見。

香辣蟹鮮香無比,臭鲑魚臭不可聞,香辣蟹紅遍全國,這魚卻讓其他地區的人民避之不及,臭鳜魚的賣相也不好,像臭豆腐一樣長了長長的毛。我看著每年春節年夜飯上的臭鳜魚與心中暗道,怎麽不是松鼠魚,煎條金鲳也好啊。面對臭鳜魚撲面而來的腥臭,頓頓年夜飯我都下不了筷子。每到這時我就開始埋怨爸爸,明明什麽魚都會做,爲什麽非得做這長著長毛的臭鳜魚?

別人可能不知道,但臭豆腐的臭和臭厥魚根本不是一個檔次!街邊臭豆腐“香”飄十裏,我還能面不改色的走過去,而我家做一次臭鳜魚我都要下樓咳嗽半天 

爸爸對我的態度多少有點失望,但還是教了我香辣蟹。我認爲我這輩子都不會和臭鳜魚有關系了

一天放學和同學坐公交,她插著耳機看美食頻道,我湊過去一看是香辣蟹,我興奮的跟著視頻講出了每一種調料的名字,每一個步驟,甚至糾正了一些錯誤。我講完才看見她一臉震驚的摘下了耳機。同學對我知識儲備範圍非常感興趣,因爲我把他看在看的視頻中每一個步驟每一種材料都說對了,我得意起來開始講起我的“光輝曆史”。

但是她一個問題後我便開始了沈思。

“沒記錯的話你是安徽人吧,你名字裏有‘徽’字呢。”

“是啊。”

“那安徽有什麽特色菜嗎?”

“嗯……臭鳜魚吧。”

“那好吃嗎?”

我噎住了,我從來沒吃過,因爲臭鳜魚的嗅覺與視覺的雙重刺激。

“嗯,應該好吃,不過味道比較大。”

她還在疑惑“應該”是什麽意思,我已經一言不發了。

她這麽一說,我突然發覺我並沒有嘗過這來自家鄉的菜。

之後一年的春節我回到了爺爺家,同樣面對臭得狗都來扒的,長著長毛的臭鳜魚,我咽了口唾沫,用筷子扒開那些毛,夾出一塊魚肉,勉強塞入口中。

預想中惡心的口感並沒有到來,魚肉非常嫩,豆瓣似有奇香,辣椒緩慢的侵蝕口腔。明明從未吃過,卻有一種陌生卻熟悉的味道,這味道平淡無奇,魚就是魚,但卻有令人安心的感覺,就像——家鄉。
     那一瞬间我想起了爷爷对爸爸说的话:甭管你去的是广东还是广西,不要忘记你是哪里来的。

我頓時熱淚盈眶。落葉歸根,家鄉的味道,是怎樣都逃不掉,也忘不掉的,我跑向廚房,看見爸爸和爺爺。
       让我学做臭鳜鱼吧,我不会忘记它的味道了。


辦公室

  • 王老師 王老師